風雨李贄橋

日期:2017/5/11 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:9475 

朱德宣

在中國思想史上,有一個人的名字非常響亮,叫李贄;

在滇中大地上,有一座橋非常有名,叫李贄橋。

李贄的名字之所以響亮,是因為他有一段特殊的從政經歷,并由此而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理論和觀點。他的思想光輝如同夜空中的一顆明星,在中國思想史上閃耀著不朽的光芒。

李贄橋,之所以有名,不僅是他曾經在漫長的歷史階段發揮過重要作用,而且還承載了思想家李贄的精神品格而具有特殊的文化內涵。

其實,李贄橋,也就是一座普通的雙孔石橋。它坐落在姚安縣城以西的連廠河上。說它普通,是說它沒有特殊的建筑工藝,更沒有采用什么高貴的石材。因它坐落在連廠河上,建橋之初,名稱就叫連廠橋。又因它是李贄在姚安任知府時建的,后人為了紀念李贄的功德,因而才將連廠橋改稱為李贄橋。

雖說李贄橋普通,但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,它連接的卻是一條不平凡的路。這條路就是中國古絲綢之路通往西南地區,然后連接中國與印度的重要通道,歷史上叫做越巂古道。這條道,遠在先秦至秦漢之際就已經開通了。張騫出使西域,到了印度,他驚奇地發現當地竟然銷售著我國四川、云南一帶才有的特色產品?;貒?,他將這個信息如實作了匯報。漢武帝聞訊之后,開始將目光投向遼遠的西南地區。就這樣,越巂道,原本是民間通道就被開通為國道。這是一條由四川通往云南,再通往南亞、西南亞的出境通道。有了這條道,漢武帝的千軍萬馬就由此涌到了西南,西南就出現了一個益州郡;有了這條國道,西漢王朝的商隊就可以源源不斷地從這里進進出出。姚安,地處越巂古道上,是“出滇入川”的門戶之地。從四川過了金沙江,來到姚安,往東可以進入滇中腹地,到達昆明等地;往西,可以前往滇西,再往前,當然就可以走出國門了。姚安具有這樣重要的地理位置,作為具有宏大氣魄與眼光的皇帝,又怎么會關注不到呢?于是,他用手指在地圖上一比劃,益州郡就有了弄棟縣。弄棟,就是今天的姚安。雖然現實的姚安不能與那時弄棟相等同,但弄棟縣的核心區域就是姚安,因為,越巂道進入云南后的樞紐位置就是姚安。悠悠越巂古道,不知有多少橋梁連接,李贄橋只是其中的一座,它與其他許多的橋共同連接了越巂古道,使越巂古道得以順利暢通。

因而,李贄橋雖然平凡,但作用卻不可小覷。它自建成之日起,便與河堤、道路融為一體,沒有高下之分,共同承擔起越巂古道姚安段的泄洪、連接的重任。雖然它的歷史年輪,它的宏偉壯觀,自然難與趙州橋、盧溝橋之類抗衡,但它所發揮的歷史價值卻一點也不遜色。李贄橋建橋四百多年,跟越巂道的歷史相比,是短了許多,但僅從橋的角度看,其實已經不算短了。在四百多年的風雨滄桑里,就是因為有了這座橋,才讓那么多東來西去的商賈、馬隊,那么多出滇入滇的官吏、文人、軍隊,還有那么多過往于此的農夫,無論是風雨霜雪,或是陰晴圓缺,都能在姚安境內暢通無阻,這是多大的便利啊。

其實,歷史發展到了今天,我們更看重的是它所承載的歷史意義。我一直在想,這座橋為什么叫李贄橋?這一定是后人這么叫的。那么,后人又為什么要將這座橋稱之為李贄橋呢?這恐怕不單單只是因為它是李贄建造的這么簡單。否則,趙州橋是李春設計并負責建造的,后人為什么不叫李春橋呢?按常理說,作為一個四品知府,要建一座這樣的橋并不難,也值不得稱道。但在李贄,確實很難。人們都知道,李贄豈是一個攀求仕進,心系利祿的蠅營狗茍之輩?他于財物與心性之間,更加看重的是精神世界的充裕和富有,因而一生不為利祿所累。這一點,只需要從他一生的經歷就可以略見一斑。他本是一個苦出身的讀書人,中舉之后,就不想繼續參加會試。想想看,在那個功名決定命運的時代,僅憑一個舉人身份,就想在官場上混得高官厚祿,那只能是癡心妄想。所以,自二十九歲踏入仕途,前前后后二十多年時間,由北京到南京,路走了不少,位子調換了好幾個,可挪來挪去,都是一些冷板凳,別人也不大喜歡。對于這樣的人生境遇,李贄當然是心知肚明,也安于現狀,沒有過多的奢望。反正,冷一點,落得清閑,清閑了好讀書做學問;冷一點,無非就是生活艱苦一點,用度拮據一點,只要有張床能睡覺就行,有碗飯吃就行,有張書桌能寫文章就行。

萬歷五年,即公元1577年,李贄外放姚安知府,應該算是提拔重用。在一般人看來,這對于改變他的人生命運和境況來說,應該是一次機遇,人們不是常說“三年清知府,十萬白花銀”?但他好像沒有表現出多少驚喜。他知道,相較于內地,遠在西南邊陲的姚安,彝漢雜居,民風淳樸,卻發展滯后,又有戰爭、匪患等人禍,有干旱、瘟疫等天災,等待他的是嗷嗷待哺的貧民百姓。要到這樣一個地方去做知府,李贄懷揣著自己的想法。于是,當他拖家帶口離開南京,來到湖北黃安,他就將子女托付在具有一定經濟實力的好友家,只帶著糟糠之妻來到姚安赴任。就憑這一點就足以看透他的心跡。他不想藉此在姚安撈取更多的東西,他關心的是如何在任期內更多地關心一下百姓的疾苦,更多地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。因此,當他來到姚安,親眼見到、親耳聽到姚安現狀后,心里別有一番滋味。情之所至,驅使他提筆揮毫,即興在姚安府衙楹柱上題寫了一副對聯,叫做:“從故鄉而來,兩地瘡痍同滿目;當兵事之后,萬家疾苦總關心。”

李贄出生寒微,雖身經宦海若干年,仍然難改平常人的本性。此時雖身居太守,卻還是擺不出官架子,也從不高高在上。他喜歡與姚安的士民工商、老弱婦孺、僧俗名流交朋友。他與他們相處,分不清誰是官,誰是民。一旦別人遇到三災八難,他一般不會袖手旁觀,總得要解囊相助。正是這樣官民不分的人際關系,讓他了解了社會,知道了社會“瘡痍”的病根所在,也因此形成了一種別樣的政治思想和主張。在他看來,當權者對人民的管理要順乎自然,順乎世俗民情,對社會不干涉或少干涉,社會才會平安無事,人民才能安居樂業。所以,在姚安三年,他為政清簡,不講排場,不多事,不擾民。這樣,官,就自然當得輕松。于是,他就有時間辦書院講學育人啟民智,有時間去德豐寺、龍華寺、妙峰寺與高僧大德講禪論道,也有時間出遠門拜會諸如李元陽這樣的云南名儒,與他們詩酒唱合。

這樣為官,姚安百姓是高興的,卻著實苦了這位姚安太守。不過,李贄的日子是過得清苦些,但他卻很樂意,很滿足。為什么說他很滿足?你只要讀一讀他題寫在姚安府衙的另一對楹柱上的聯語便知道。他是這樣題寫的:“聽政有余閑,不妨甓運陶齋,花栽潘縣;做官無別物,只此一庭明月,兩袖清風。”

看看,這就是姚安知府李贄的情懷。正是有了這樣的情懷,官位的變遷,利祿的多寡并不重要。也正是有了這樣的情懷,做官無私利,身心天地寬,拿得起,放得下,一切都無牽無掛。所以,三年任期還不滿,他便遞上一紙辭呈,掛冠而去。百姓知道了,紛紛前來送行。他別過衣食父母,兩袖清風,拂袖而去。身后,一個姚安籍的弟子為他挑著一擔書籍,跟隨其后。你看,他走得多瀟灑,多坦然。

需要說明的是,前邊說他主張為政不多事,不擾民,并不是說他不作為,不為民做主。恰恰相反,他是一個善于為民辦實事的有為之官。他的真心為民辦事,是讓百姓實實在在感受到的,而不是說一樣,做一樣。這一點,志書已記載得很清楚。只不過,他所辦之事,都是順乎民意的,是民眾想辦而辦不了的。本文說的李贄橋,只是其中的一例而已。此前,連廠河上也有橋,年久失修,洪水一來,便毀了。橋毀而洪流不斷,使得過往商旅、馬幫、境內人員的過往就成問題。在姚安期間,他是親眼看到、也親身感受到連廠河上沒有橋的滋味的。因此,盡管囊中如何羞澀,他也要竭盡所能在連廠河上造一座橋,一座禁得住風吹雨淋和洪水沖刷的橋。李贄就是這樣一個人,自己再怎么困難,也要把“萬家疾苦總關心”落實到行動上。這就是一個對自己近似苦行僧,而對百姓卻視若父母的有為者的情懷,一個不太遵守官場規則的“異類”官員的情懷。能這樣做的人,當然也就能真正獲得百姓的擁戴和贊許。這也難怪,當他掛冠而去之時,姚安府滿城的士民都趕來與他依依惜別。試想,這樣的送別場面是何等壯觀!何等真誠!也是何等感人!

現在,李贄橋雖已退出了公路交通的歷史舞臺,卻被人們當做一件重要的歷史文物。的確,它是李贄留給姚安的一份寶貴遺產,值得人們珍視。然而,更值得珍視并且需要發揚光大的,應該是李贄橋所蘊涵著的那種情懷和精神。

 

(作者單位:姚安縣)

名稱*電話*
共0條評論

已關閉
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同尾走势 哪个网络游戏好赚钱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长沙麻将免费下载 微乐长春麻将手机版 22选5开奖结果 篮球直播今晚中国男 北京麻将麻将机怎么调 30选5中几个才算三等奖 中原环保股票下跌 每日股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