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正是讀書時

作者:宋 妍 日期:2017/5/11 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:9207 

常言道:“茶亦醉人何必酒,書能香我不需花。”自古以來,雖然人們獲取知識的途徑多種多樣,但讀書作為一種既直接又有效的方法一直沿用至今。人類創造的知識財富如同浩瀚的海洋,博大精深,我們若要加強各方面的修養來提高自己,就要用書來凈化心靈,用知識來充實自我。

關于讀書,清高者云:“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。”實用者說:“書中自有黃金屋,書中自有顏如玉。”林林總總的見解里,哲人培根總結得最好,他認為“讀書足以怡情,足以博彩,足以長才”。是的,人類的生命是有限的,我們無法延展生命的長度,但我們可以拓展生命的寬度。一本好書就是一趟旅程,就是一次生命的拓展和練習……在《論讀書》一文中,培根還這樣總結過:“讀史使人明智,讀詩使人靈秀,數學使人周密,科學使人深刻,凡有所學,皆成性格。”

我讀過的那一本本書,都或多或少塑造了我的人格。還記得在中學時代,我曾經驚嘆魯迅先生字里行間的深意,也感慨過《邊城》中的湘西少年儺送和翠翠的青澀戀情。那時我不知是向誰借來了張愛玲的作品集,上課時都偷偷地翻閱,將《天才夢》讀了一遍又一遍。那時,顧城、海子、舒婷等朦朧派詩人的詩歌是我摘抄本上的???。還有三毛和白先勇,一個夜夜講著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一個安慰著我們,告訴我們他也曾經有過一個《寂寞的十七歲》。在高三數學考試的前夜,被幾何證明和三角函數打敗了的我,沉浸在沮喪和失落中無法自拔,是三毛的《傾城》一遍遍地慰撫著我的心,從而使我能冷靜地對待第二天的考試,并且使我相信茫茫深夜里還有許多人也在挑燈夜讀,孤單的并不只有我一人。博爾赫斯說天堂應該就是圖書館的模樣,但我認為一本好書勝過了天堂。

曾經有過這樣一首流行的打油詩:“春天不是讀書天,夏日炎炎正好眠。秋有蚊蟲冬又冷,要想讀書等明年。”詩中雖然充滿了戲謔,卻是當下人人都是手機“低頭族”的一個真實寫照。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,我們有刷不完的微博、追不完的電視劇、朋友圈里永遠點不完的贊以及購物車里永遠買不完的欲望清單。很少有人會想到,窗外春日將盡、天色已晚,應該點上一盞橘燈,品著一壺香茶,翻開一本好書,將自己放逐于字里行間。我們需要懂得,我們的生活中可以缺少功名利祿,但不能沒有書籍,可以錯過豪華盛典,但不能錯過一本好書。要明白讀書是一種快樂,更是一種享受。捧起一本書,它是圣潔的;翻開一本書,它是萬能的;閱讀一本書,它是美妙的。

所以,我對自己、也要對所有的年輕人說:春天正是讀書的時候,而因為讀了書,我們的人生里處處都是春天。

名稱*電話*
共0條評論

已關閉
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同尾走势 刮刮乐怎样中奖 实况足球2013中超 闲来安徽麻将下载 pc蛋蛋计划 欧冠奖杯 天星棋牌下载? 学生怎么网上赚钱 东北填大坑20张的技巧 正规网络兼职赚钱 幸运赛车 攻略